Turn page   Night
riverwoodinswaziland > Retired Life of Demon Sect Leader > Retired Life of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940
Retired Life of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94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清静的深夆寺,仿佛之前的血腥不曾存在,和尚们诵经念佛敲钟警醒练功种田,日子恢复到平常。

他们深知自己的使命是守护着关押鬼头刀王的深夆寺。在鬼头刀王连造杀孽,连方丈都死于屠刀之下时,大家也曾恐慌过。

但恐慌止于强大……镇国四武血狼和Heavenly Dragon mountain sect 沈宏堂两great expert 日夜看管,如若这还能让鬼头刀王发狂杀戮,那世上也没谁能制止他了。

一席武袍红装的窈窕silhouette 轻捷穿梭深夆寺中,酥肩柳腰腿如簪,冷颜傲雪美胜凰,饶是遁入空门的佛家dísciple ,也难掩overwhelmed by emotions 多看这从未见过的天资绝色几眼。

她步伐无声地踏入院子,subconsciously 扶剑的动作显示了她experienced 的经验和警惕。

“pay respects to Princess 。”

院子几人抬了张木桌在角落喝茶小憩,胡来就算了,但沈宏堂血狼石囚那都是何种人物,还没等她入门就已经提前知晓站起来行礼。只有楼兰女王好似没察觉一般,依然坐在原位。

“不必多礼。见过深senior ,鬼头刀Senior Wang ,楼兰女王,还有胡仵作。”李裳容朝他们回礼,楼兰女王李裳容就一直当她听不懂中原话不多计较,她朝血狼隐晦地招了招手,“血狼将军,请过来一下。”

要是李裳容不隐晦招了招手,血狼肯定就让她这里说……这下只得感受着楼兰女王如芒在背的视线,但老子办事行得正坐得正,照样大摇大摆走过去。

李裳容将血狼唤到角落,才低声道:“血狼将军,你这几日不好好查找新线索,每日就只知道和沈宏堂楼兰女王来找石囚喝茶聊天。吕复金他们很大意见,你再不好好查案我们就得回去了。”

虽然她didn’t expect 楼兰女王居然天天凑合在这,明明就听不懂人家在聊什么,但想来在两个great expert 身旁更安全,也就随她去了。

“那小子本领不大,脾气倒不小……”血狼frigid irony and scorching satire 一笑,老实说在这还真没把吕复金当对手过,“不瞧瞧人家侯竞田,什么时候投诉过?”

经血狼一提,李裳容惊觉the past few days 确实没怎么见到侯竞田和陆简一:“他们去哪了?”

“如果人真的不是石囚杀的,那就得找寻其它可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侯竞田干脆撇开石囚为凶手试试侦察其它最大的可能。”血狼said with a smile 。

这侯竞田真难缠,连翻案的可能都不打算放过,就算要推翻自己的案也得自己亲手推翻,是个fierce person 。

“其它最大可能是?”李裳容疑惑问道。

“三个案子中都有一个很明显的共有联系人,你没发现吗?反正侯竞田发现了,查他才在情理之中。”血狼提醒道。

李裳容exceptionally intelligent ,被血狼提醒马上想到:“那个后厨dísciple !”

“没错,hehe 。”血狼抹了把汗道。

刚才李裳容脸上少有露出沉重的神情,差点subconsciously 想给她来个黄段子逗乐,还好记起现在自己是镇国四武,不是Archguard Department 春联侠!

“你还有空在这笑?侯竞田领先你太多了!”李裳容有些着急道。

“急什么,我自有分寸。”血狼还是自信said with a smile 。

李裳容忽然惊醒,刚才她不知为何subconsciously 督促对方,那种assaults the senses hate iron for not becoming steel 的感觉实在太熟悉了。但此人可是镇国四武,怎可拿来和那傻子比较,血狼将军肯定自有分寸。

李裳容相信他。

“但你要抓紧时间。吕复金他们已经给皇上传信,皇上也觉得不能在此久留,最多只给七天时间。现已经是第四天。”李裳容最后提醒道。

血狼无所谓般挥挥手,重新回去喝茶。

他the past few days 也不是啥都没干,至少和沈宏堂石囚天南地北聊了许多。特别是这两位senior 都是fair and reasonable character 很有男子汉气概的人,放下心机一谈真是相见恨晚,感情拉近不少。

石囚已经看的很开,哪怕即将伏法也还是很阔达大方,连沈宏堂都直说可惜了。

……

第五天一早,血狼本想睡个晚觉,但门外吵吵嚷嚷的脚步声让他忍不住爬起来。

正好八卦王胡来在外边看热闹赶回来,血狼一边穿好衣服一边问:“外边干嘛了?又出凶案了?死的怎么不是你?”

“莫咒老子,你才好去死呢!是Shaolin Temple 高僧带人过来,说要把石囚抓回去……好好,解脱了解脱了!!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胡来摸着胡子吧唧嘴,这些天在深夆寺他嘴巴都快淡出鸟来,赶紧把人带走他要回去吃烧鸡!

“解脱你的头!今天的血抽了吗?研究完了吗?我他喵在这拖时间还不是因为你效率低!”血狼听闻这消息脑壳立马疼了起来,也不想想他死皮赖脸耗时间到底是为了谁。

“你还好意思埋怨我?这世上除了我看你能找到谁应付这血!”胡来吹胡子瞪眼睛。

血狼懒得和他抬杠,连忙大步冲出门赶到旁边石囚的院落。

刚到门口就看到两排武僧拦在院子外,血狼压根不怵,大身子风风烈烈走进去。那些武僧刚要拦就被罡风顶开几步,当下知道来人不简单。

进到院子其他人全都在,一个老和尚让人给石囚上铁链,血狼看到那老和尚脑壳都痛了……这来的是行传的Master 戒律院首座澄镜!

Shaolin Temple 戒律院行事铁血作风,执法时你若给不出个道理,who 情都不给,即便镇国四武的身份也不好使!

不过真有意思,这里有澄镜Master 的direct disciple 行传在,若被Shaolin Temple 把人抓回去……这轮评分可就更复杂了。不用多说都知道是谁把Shaolin Temple 给招惹过来!

恩克这招妙啊!血狼didn’t expect 最小瞧的恩克居然能有此计策,背后果然有expert 指点……

“Amitabha ,阁下定是血狼将军了。老衲澄镜,久闻大名。”澄镜Master 恐怕早已知晓这里的情况,知道此行最麻烦就是拖着案子的super expert 血狼。

“hahaha ……正是在下,素未蒙面久仰久仰。”血狼见过澄镜不知道多少次了,每次就是这个Old Guy 上门催债,吓得Master 屎都不敢出洞拉,明知故问道,“不知澄镜Master 在这干嘛?想找我喝茶,我亲自上门拜访便是!”

“石施主连造杀孽,还杀了深夆寺的方丈,犯下弥天大祸。但朝廷对此调查甚慢,既然案子已经As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